1994 年,James Jebbia 选择在曼哈顿下城 Lafayette 街上开设首家 Supreme 门店,品牌的传奇篇章便从此开启,同时这家滑板店的开设亦改变了纽约的滑板环境。

纽约由于天气恶劣、交通混乱、人口太多、滑板公园稀缺等关系,当地的滑板人只能如亡命之徒般进行著滑板活动,他们白天聚集在布鲁克林,晚上转移到齐格菲尔德剧院,由于两地相隔太远,Astor Place 则成为了中间的休息点。 Supreme 开店之后,空荡荡的 Lafayette 街头成为了一块理想之地,这里成为了年轻滑手的聚集地,是当地滑板文化的中心地带。随后无论是洛杉矶还是英国伦敦等地,都因为 Supreme 门店的进驻而促进了整个街区的发展,Supreme 亦逐步确立它「至尊」的地位。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2017 年 Supreme 被估值高达 10 亿美元,获得私募股权投资巨头 The Carlyle Group 的入股;品牌与 Louis Vuitton 的合作不仅在潮流领域引爆,更获得时尚界的高度关注,实现了双赢。但在 Supreme 获得更多 Hypebeast 追求的同时,笔者却发现街头品牌的核心用户「Skaters」对品牌的认可度有了变化,例如 Palace 创始人 Lev Tanju 就在接受《Freeskatemag》的专访中提及传奇滑手 Jason Dill 曾经主动联系希望加入 Palace Team。

我们当然不能因此便以偏概全地说 Supreme 被滑板人厌恶了,但品牌在普通滑板人的心目中产生了何种变化,也的确值得探讨一番。

The Skateboarding Spirit lives on?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据 Jason Dill 的回忆,90 年代初纽约的生活就与 Larry Clark 的《Kids》影片中如出一辙:「我周围的朋友都是整天滑板、派对、还有 Do Drugs。那时我只有 17 岁,影片在 Angelica 电影院上映的时候,我只能让已经成年的朋友作为「家长」,陪同我一起去看。有趣的是,在《Kids》影片上映之前,我已经和里面的演员们打成一片。所以在观影的时候,那是另一番感受。而且,我的生活与电影有很多交集。我刚到纽约的时候经常住在朋友家,晚上就睡在沙发上,包括 Danny Supa、Mike Hernandez、Gino Iannucci,都帮了我很大的忙。其实在来到纽约之前,我在旧金山就是这样生活的。还有 Chris Keeffe、Peter Bici、Gio Estevez 等第一批在 Supreme 工作的滑手们,我总是和他们泡在一起,消遣也好,滑滑板也罢。最后,不能忘了 Keith Hufnagel 与 Maurice Key,他们对我的影响也很大。」而《Kids》甚至可以说是「记载」了《A Love Supreme》(1995)滑板短片之前品牌最初始的创建理念与文化。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此外,出演《Kids》电影的 Gio Estevez 可以说是 James Jebbia 了解纽约滑板文化的启蒙导师,James 在回忆起 Supreme 开业第一天的情景时这样说到:「因为 Gio 在这里工作的缘故,包括 Justin Pierce、Jeff Pang、Peter Bici 、Harold Hunter 等一群滑手来到店铺捧场,但我却从不认识他们。」由于 Gio 参与其中,让纽约的滑板人很快接受了这个当时与众多家具店成为左邻右里的 Supreme 滑板店。

根据 Supreme 达人 Ross Wilson 的回忆:「1994 年的 Supreme ,只是一间在曼哈顿下城的小小滑板店。对于独立滑板店来说最棒的事情就是,这不只是一个购物的地方,亦是一个可以聚会、消磨时间的聚集地,成为当地滑板文化的中心。Supreme 凝聚了这股能量,把它充分发挥,其实里头并没有太多客人,只有几位滑手在里面而已,聊些废话、抽烟、喝酒、玩滑板。在人们透过社群得知好友近况之前,人们是真的要出去与朋友见面的,这家在 Lafayette 街上的小店如同每个滑手必混的俱乐部般,可能对外界来说会稍嫌恐惧,但这就是滑板人真实的样子。」

所以,当问到滑板人们认为「滑板文化的核心体现在什么上」时,「滑手」是绝对避不开的两个元素之一。正如 VANS China 的职业滑手王汇丰所说的:「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由真正的老滑手们创造的,包括品牌、视频、照片等等,这些都在无时无刻中影响著新的滑手。」现时,他亦开始经营自己的滑板品牌 BOARDHEAD 。

The Classics

而另一个元素则是「滑板影片」,例如对 Jason Dill 滑板风格影响最大的一部影片是 Alien Workshop 的《Memory Screen》:「第一次看到它时我才 12 岁,毫不夸张地说,里面的每一个画面、每一个镜头都让我们瞠目结舌,没想到,滑板竟可以如此疯狂!以上所有这些影片都对我拍摄 Fucking Awesome 的视频影响很大。像《Hockey Street》,就是在向《Video Days》致敬。」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近年台湾被外国滑手誉为「滑板天堂」,不少外国滑手都会选择在台湾取景拍摄滑板视频,从 8 岁开始接触滑板的台湾职业滑手柯家恩(Kyle Ke)觉得 Supreme 的影片是证明品牌没有离开滑板文化的关键所在:「在《Cherry》放出之前,其实我一直对 Supreme 的感觉一般般,也不怎么滑板了。但是《Cherry》之后其他的滑板影片也一部接著一部出来,加上在法国开店,以及围绕著 Supreme 的滑手们开始创立滑板品牌如 Fucking Awesome 及 Hocky 等,让我感觉到 Supreme 的滑板核心犹存。」

毋庸置疑,《Cherry》从视觉方面将滑板 DNA 重新带回给品牌,并确保 Supreme 和它的滑板根基不会渐行渐远,Jason Dill、Mark Gonzales、Dylan Rieder 等一众传奇滑手的个性都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成为影片一大亮点。

除此之外,Supreme 常年赞助年轻的滑手、拥有自己的滑板团队、Lookbook 的模特都由滑手担当、出品滑板配件…… 从这些角度来看,作为 Supreme 核心的「滑板文化」的确并没有遗失。

The Reselling Era

回顾 Supreme 的发展史,2002 年是其中一个转折点,这年 Supreme 与 Nike 首度联名推出的 Supreme × Nike SB Dunk Low 炙手可热,球鞋巨头的涌入给 Supreme 带来了巨大的关注;2012 年 Supreme 与 COMME des GARÇONS 的联名,被 James Jebbia 视为了转捩点:「我认为 2012 年和 CdG Shirt 联名开启了很多机会,也带来非常多的关注。」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THE COMME DES GARÇONS SHIRT X SUPREME 2012 COLLECTION, SUPREME在获得更多的关注之下,Supreme 在转售市场上的利润越来越高,位于唐人街的 Unique Hype Collection 甚至可以说是靠著售卖 Supreme 发迹的。品牌在这几年间的爆发,亦令更多 Reseller 盯紧 Supreme,「现在我身边有些人会购买 Supreme 的原因已经不是因为觉得它『有型』,而是转卖出去会赚到钱,这时候 Supreme 就只是一件很纯粹的商品而已。」于 HKIT 滑板店工作的 Kit 这样补充道。

最近,Jonathan Graham 更特别开设一个名为 Strictlypreme 的平台,集中转售 Supreme 商品为主,从中赚取手续费。

Who’s To Blame?

于大众层面得到普及,无可避免的就是穿 Supreme 的群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繁多,它不再是某一特定群体的「专属」品牌了。玩滑板的人穿它、不玩滑板的人也穿它、明星穿著它上节目…… 更甚至乎在坊间出现大量假货,在街上已经难辨真假。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柯家恩身边的朋友中,既有 Supreme 的忠实粉丝,也有不喜欢 Supreme 的:「有些朋友是 Supreme 的死忠,收藏很多,连 LV × Supreme 的也有;当然也有不喜欢的,问他们为什么不喜欢,可能就是跟风的人太多了,穿 Supreme 变成了『那些不懂的跟风一族』。」

品牌的形象影响著受众,同时受众的形象也或多或少影响著品牌的形象,这是相对的。所以《THRASHER》杂志主编 Jake Phelps 就曾经表示不希望自家出品的 T 恤被不了解滑板文化的消费者穿著;Jason Dill 也在我们之前的采访中表达:「我不会给这些所谓的公众名人寄自己的产品。但我也有一个底线,如果像 Kim Kardashian 或 Kendall Jenner 穿 Fucking Awesome 的服饰出镜,我会非常厌恶:『拜托,请不要穿我们的品牌。』」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而 Supreme 在把「生意」做大的时候,增加消费客群是其中一种手段。

So… Do we love it or hate it?

William Strobeck 与 Supreme 之间的合作从 《Buddy》开始,《Cherry》是他单独完成的第一部全长滑板影片,至今两者已有 5 年之久的合作关系。William 在 Supreme 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记录年轻滑手们的成长过程,并通过自己的视角呈现出来。「对我来说,滑板并不是一项运动,它是一种生活方式(Lifestyle)。」William 说。

而知名滑板店 flystreetwear 主理人 Jeff 的中立态度,亦是笔者接触到的大部分滑板人的想法:「不讨厌 Supreme ,但也不是它的狂热爱好者,就是把它看作是滑板世界里的其中一个品牌,我身边的朋友大多和我的态度差不多。」

滑板人是不是對 Supreme 不感冒了?
归根到底,Supreme 原来也是由一间滑板店化身而成的品牌,甚至乎连 James Jebbia 也曾表示,「我向外介绍自己都是『我经营一家滑板店』。」而事实上,无论 Supreme 在滑板人眼里是否仍属于核心的滑板品牌,它也的确将滑板文化带到了新的高度、新的领域,让更多人开始了解滑板文化、追求滑板文化。

  1. fuke666
    5月 12, 2018

    潮牌复刻微信:clotbang